我们所有的向往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一地花红,花红一地,短暂的容颜瞬间,历经多少过客,将你伤成这般模样,不能自已。“我一向花望春山,满面桃红几留春?”世间万朵花,难留一朵在心间,有三然。

普天之下,每每开出那么多花儿。或娇艳,或清高,或靓丽,或含羞。然没有一朵能挺过春秋,望见风雪,不是不傲寒,而是到不了傲寒的时候死在了傲寒的路上。

一然,死于非命,开得如此漂亮招展,定不乏那些“爱美”自私的吃瓜灵长类看客,置于掌中,存于死水窒息小口颈瓶中,新鲜过后化作黑色塑料袋的半团垃圾,连扨掉都觉得费力气。这是花儿自己不能选择的。
二然,花儿开得美丽且香气四溢,怎能少的了蜜蜂蝴蝶的青睐。万花丛中,一枝花儿有那么多蜜蜂去採,不知道要招来多少旁边花儿的羡慕和嫉妒。

然而,越漂亮的花儿凋谢的越早,轻风也能载他一程。蜜蜂和蝴蝶过后留给花儿的就是凋残苍弱的碎瓣。轻风而过,它也再没力气抓的住枝缕。它风光吗?它漂亮吗?它曾万蜂引蝶万花仰慕吗?有多少人感叹过它漂亮,身躯娇展,又有多少人看见过它独自一身只于风中再没有自己行走的力量和方向。你会为一地碎花而放弃前行的脚步吗?你会为片零凋作的残瓣而轻声叹息吗?如若不能,谁为这一地残缺的尸体埋骨,谁为曾经的美献一曲哀乐,谁又为这短暂的生命怀片刻悲伤一丝惋惜。那狂热的蜜蜂吗?那斑斓的蝴蝶吗?夜风四起,残花离散,它们在呕血,他们在流泪,它们在心里碎碎的念,这不是说好的归宿了?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