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描写上流社会《红楼梦》就是文学名著《小时代》则被认定为拜金主义的宣言?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你还真别说,贾母两百年前就在书里吐槽过《小时代》这类书了。

贾母忙道:“怪道叫作《凤求鸾》。不用说,我猜着了,自然是这王熙凤要求这雏鸾小姐为妻。”女先儿笑道:“老祖宗原来听过这一回书。”众人都道:“老太太什么没听过!便没听过,也猜着了。”贾母笑道:“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比如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可知那编书的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再者,既说是世宦书香大家小姐都知礼读书,连夫人都知书识礼,便是告老还家,自然这样大家人口不少,奶母丫鬟伏侍小姐的人也不少,怎么这些书上,凡有这样的事,就只小姐和紧跟的一个丫鬟?你们白想想,那些人都是管什么的,可是前言不答后语?”众人听了,都笑说:“老太太这一说,是谎都批出来了。

贾母笑道:“这有个原故:编这样书的,有一等妒人家富贵,或有求不遂心, 所以编出来污秽人家.再一等,他自己看了这些书看魔了,他也想一个佳人,所以编了出来取乐.何尝他知道那世宦读书家的道理!别说他那书上那些世宦书礼大家, 如今眼下真的,拿我们这中等人家说起,也没有这样的事,别说是那些大家子.可知是诌掉了下巴的话.所以我们从不许说这些书,丫头们也不懂这些话.这几年我老了,他们姊妹们住的远,我偶然闷了,说几句听听,他们一来,就忙歇了。”李薛二人都笑说:“这正是大家的规矩,连我们家也没这些杂话给孩子们听见。”

你要让上海真正的小资富贵人家看郭敬明的书,估计他们跟贾母是一个感受吧。
曹老能拜个什么金?从没听说过富豪自己“拜”自己啊。曹老写的就是自己家里的事儿。

郭同学么,他自己家庭条件说实话也不算太差(父亲是国企员工,目前是银行职员),但毕竟他写的是一个和他的成长完全不相干的陌生城市里的陌生圈子的事。
这不是你用”出生在贫寒人家怎么就不能写好上流社会“的鸡汤就能掩盖的事情,确实有很多不是富人但也写富贵人写的很好的作家。
但那些都和小四无关。

一本书明明都已经充斥着
“模特和编辑站在社会顶峰”
“总裁让小蜜下楼买速溶咖啡”
“顾里为还九亿变卖冰箱电视”
这种有“皇上肯定一顿饭吃一百个金馒头”即视感的情节了。
你怎么好意思说它是写的很真实的上流社会?
事实就是郭敬明既没有成长在上海小资人家,写上海小资的时候也没有去好好的了解体验一下他们的生活,把脑内的YY包装一下就出来了,刚好大家很喜欢而已。

虽说也没人规定YY富人生活自娱自乐犯法,但既然已经都是充满艳羡地YY脑补了,说他一句“妒人富贵”,或者”拜金主义“,不算太委屈吧?尤其是在拜金主义也不全是贬义词的现代社会。

只不过回过头来再看贾母这一口嘈,《小时代》等一类书确实是膝盖都戳烂了!

P.S.其实我一直有点好奇,有钱以后的小四大概可以真的过上上流社会生活了吧。过上了以后再回去看自己穷的时候写的文章,会不会犯尴尬癌呢?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